敬告:視毀滅論珍貴知識如糞土,視手淫亡陽論如洪水猛獸者請盡速遠離。

油蒙心智,誤信網路上不學無術,中醫文盲,門外無知莽夫惡意攻詰抹黑手淫亡陽論之妖佞言論,將延誤病情,錯失浴火重生契機,一生受困。無論男女。自誤誤人,且將貽誤後人,禍延子孫。慎之慎之!

“微(脈)為脈無陽,為證無陽”高學山《傷寒尚論辨似》

傷寒尚論辨似

厥者手腳冰冷也。亡血、傷精、精傷?“陰虛當發熱,何得復厥”清‧舒詔《傷寒集注》

“蓋陰水既衰,則陽火自甚而,豈能反為者耶?”《素問玄機原病式》

氣為陽,血為陰,陰絕無根,血亡獨留。〝陽反獨留者,則為身體大熱,是先絕而獨在也〞《張卿子傷寒論》〝陰氣前絕,陽氣後竭者,其人死,身色必赤腋下溫心下熱也〞〝十一月之時,陽氣在里,胃中煩熱,以陰氣內弱,不能勝,故欲裸其身。〞〝弱則發,冬月盛欲裸其身〞《傷寒論》,又如何復厥反為

“汗為陽氣之車馬,大汗出,六車四馬,已在馳逐,挽留之法,惟折車勒馬,為回陽當下之捷徑矣。清‧ 高學山“《傷寒尚論辨似》

血之液為汗,伏皮為血,出則為汗,汗,陰也。血者陰血也,無陰不作汗,手淫人遇勞汗泄如流珠,大珠追小珠,吃喝熱食熱湯則狂汗暴汗如雨傾瀉不斂,精血同源,手淫者如何亡血血亡;亡陰精傷?!〝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盜汗出者,此勞氣也。〞《金匱要略直解》勞氣者,傷于正氣也,非陰虛也。

〝谷入于胃,脈道乃行。水入于經,其血乃成。〞〝寸口脈微,尺脈緊,其人虛損多汗,知陰常在,絕不見陽也。〞《平脈法》〝食入于胃,淫精于脈;飲而液滲于絡,合和于血。胃中谷消,水化而為血氣〞《張卿子傷寒論》虛損多汗,陰常在,如何陰虛

無津不作汗,且汗生于谷,猶如血液,是即不可能陰虛津傷也。奪血者無汗也。何以舉世無人看破?

“不知無汗者,其人陰血素虧也。”,陰虛則內熱,無汗者,熱邪內耗也。“熱邪內耗,故無汗也。”《傷寒論後條辨》

無陰不作汗,“陰虛則小便難”《傷寒論》內熱何以驗之?小便赤黃短澀是也。腎者作強之官,腎水枯涸則胃津亦亡,胃津亡,則水道赤而黃,小便難也。“腎有熱邪,其表腑之膀胱必應之,小便所以不利也。”手淫者虛汗不斂,傾泄如瀑,尿溲頻仍,清長滑利,如何是陰虛?若有心火,則“心包燔灼不已,則小腸枯涸必至耳。”《傷寒論本義》又何能時時腸澼腹瀉?

汗即氣之外泄者。氣,陽也。汗液旋發周身不斂者,氣脫氣泄也。屬陽。以陽藥助陽氣,召返飛越外馳散逸之無根虛氣,水流漓立止矣。“汗液為陰,而實由陽化,故汗出而陽微。…生陽所以安陰,陽氣聚則陰斂生津,陽氣散則陰擾耗津。”《傷寒論本義》助陽,正所以滋陰也。

服附子而渴,此乃寒去欲解,陽氣振興來復也,由陰返陽,非內有邪熱食氣也。“雖煩而不躁,正不見陰盛,而見陽回之象”“胸肺之巔,雖已見渴,而其腸胃之下,仍為澤國。”《傷寒論本義》口水津液即為陰,喝兩口冷飲,立即“津回降下,腎氣亦滋矣”《傷寒論後條辨》服附子又如何傷陰?

“桂枝下咽,陽盛則斃;承氣入胃,陰盛則亡”《傷寒例》手淫人若係陰虛陽亢腎水枯竭,則桂枝入咽即斃,何況乎壯陽霸功赫奕之附子?“腎水素裕尚可支應,腎水素枯,入即難堪,非急如救焚,不可為矣”《傷寒論本義》“追虛逐實,血散脈中,火氣雖微,內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復也”《傷寒論》精血同源,同為水谷五味精微所化。精者,血也,精乏則血虧,手淫精傷傷精若為真,則血少陰虛有熱或精極亡陰之人,營血榮氣乾涸,腎水精血枯竭,服附子猶如乾柴得烈火助焚,追虛逐實,肉身豈承受得住附子生火爍陰被火迫劫而不焦骨傷筋化為灰燼?! 我又何能安然於此著述立說?

“陰本虛也,而更加火,則為追虛;熱本實也,而更加火,則為逐實。夫行于脈中者營血也,血少被追,脈中無復血聚矣”《傷寒論本義》

而大便數日一行,更是脾胃由弱轉強,濕澤蒸散,渣滓糞便變少所致。“況其所謂胃強者,正是因脾之強而強,蓋約者省約也,脾氣過強,將三五日胃中所受之谷,省約為一二彈丸而出,全是脾土過燥,致令腸胃中之津液日漸乾枯,所以大便為難也。設脾氣弱即當便泄矣,豈有反難之理乎?相搏謂脾弱不能約束胃中之水,何以反能約束胃中之谷耶。”撫觸肚皮“胃熱消,則陽明病亦愈矣”《傷寒論本義》

“太陽之人,雖冬月身不須綿,口常飲水,色慾無度,大便數日一行,芩、連、梔、柏,大黃、芒硝,恬不知怪;太陰之人,雖暑月不離復衣,食飲稍涼便覺腹痛,泄瀉,參、朮、薑、桂,時不絕口,一有慾事,呻吟不已。”《醫貫》

醫貫

“許多人有錯誤的觀念,以為每日非要上回大號不可,不然會從糞便中吸收到有毒的物質而產生中毒。但是在長期便秘者的血液中找尋有毒物質的嘗試並不成功。事實上經常如廁也沒有生理上的必要。一個人只要感覺舒服,那不管是每餐之後,每日一次,或每週一次上大號,在生理上都過得去。”潘震澤編譯《人體生理學》

數日不更衣,無所苦,渴欲飲水,少少與之,則愈也。輕清之溷, 一潤即下。

亡陽人千辛萬苦補火逐濕,無非志在扶陽燠土以生肌造血,回充精液化生能量。手淫者,唯有先斷去禍害世人,不通乖舛訛謬惑論,不翻之困局方有自翻之機矣!

“既值少陰受病,何不預為固護,預為提防,迨至真陽渙散,走而莫追,誰任殺人之咎”清‧程应旄《傷寒論後條辨》

手淫亡陽者,急溫以附子,壯火之陽,陰自和矣。“夫太陽少陰所謂亡陽者,先天之元陽也,故必用附子之下行者回之,從陰引陽也。”清‧柯琴

附子去皮久煎毒性能完全水解,比之喝白開水吃水果還要安全。附子之用全在其藥性,非其毒性也。非用毒藥攻邪也,若是用其毒,必將元氣更虛而不支,邪氣盡而元氣亦隨之盡,豈能制水勢之橫,破陰回陽,追復元氣于無何有之鄉?何能尿泡由簇集久久不褪一變而為清澈無沫?沫者,濁氣也

“扁鵲云:吾以毒藥活人,故名聞諸侯。古先聖賢,皆不諱一毒字。蓋無毒之品不能攻病,惟有毒性者,乃能有大功。”“如兵,毒物也,然殺賊必須用之……用兵以殺賊,殺賊以安民,則不惟不見兵之毒,深受兵之利矣。故用藥如用兵,第論用之當與不當,不必問藥之毒與不毒。苟用之不當,則無毒亦轉成大毒;果用之得當,即有毒亦化為無毒。”清‧吳楚《醫驗錄》

“《周禮》令醫人採毒藥以供醫事,以無毒之藥可以養生,不可以勝病耳。今世醫人通弊,擇用幾十種無毒之藥,求免過愆,病之二三且不能去,操養癰之術,坐誤時日,遷延斃人者比比,而欲己身長享,子孫長年,其可得乎?” 《醫門法律》醫驗錄

“凡人火氣內衰,陽氣外馳,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環行而不外脫,治之于微,奏功頗易。奈世醫不明醫理,不識病機,必至脈脫厥冷,神去魄存,方謂宜用附子。夫附子治病者也,何能治命?甚至終身行醫,而終身視附子為蛇蠍,每告人曰:附子不可服,服之必發狂,而九竅流血;服之必發火,而癰毒頓生;服之必內爛五臟,今年服之,明年毒發。嗟嗟!以若醫而遇附子之證,何以治之?肯後利輕名而自謝不及乎?肯自居庸淺而荐賢以補救乎?必至今日藥之,明日藥之,神氣已變,然後覆之,斯時雖有仙丹,莫之能救。”《本草崇原》

本草崇原

“俗說後生家不虛,不可補,又謂孩童純陽,更不可補。守此俗說,所以殺人無算也。余嘗親見老名醫為一後生治虛證,後生問:可用得人參否?名醫曰:爾今年幾何?答曰:我二十歲矣。名醫曰:二十歲便要用參,何時用得了?聞者嘆為名言,抑知此至不通之論也。用藥只論證,豈論年紀?若實證不當用參,不但二十歲不可用,即八十歲亦不可用;若虛證必當用參,不但二十歲當用,即半歲孩童亦當用。若云二十歲雖虛亦不可用參,彼虛人豈能坐待數十年,然後用參以補之乎?況乎虛癆之證,偏多在少年人也。” 《醫驗錄》

試將吳楚所述之人參改易為附子,則此論將更為真切矣!因為,虛有意,虛即真陽虛,命火虛之亡陽也。用藥只論證,豈論年紀!辨證辨脈又何須論年歲!?人雖長幼貴賤不同,治病用藥則一也。網路上就偏有笨蛋認為少年人,“人生正要起飛,就被這種垃圾理論污染傷害,造成內心上的陰影。”虛癆之證是否真為不可逆,真為預後不良之證,不是任何人說了算,而是驗之于也!

〝蘇子有言:一人飲食起居,無異于常人,而愀然不樂,問其所苦,且不能自言,庸醫之所謂無足懮而扁鵲、倉公之所望而惊焉者彼惊之者何也?病無顯情,而心有默識,誠非常人思慮所能測者。〞也。《針灸大成》

〝寸脈下不至關為陽絕,尺脈上不至關為陰絕,此皆不治,決死也。〞〝脈病人不病,名曰行屍,以無王氣,卒眩仆不省人者,短命則死。〞《平脈法》〝《脈經》曰:陽生于寸,動於尺,陰生于尺,動于寸。寸脈下不至關者為陽絕,不能下應於尺也;尺脈上不至關者為陰絕,不能上應于寸也。《內經》曰:陰陽離決,精氣乃絕,此陰陽偏絕,故皆決死。〞〝脈者,人之根本也。脈病人不病,為根本內絕,形雖且強,卒然氣絕,則眩暈僵仆而死,不曰行屍而何?〞《張卿子傷寒論》易言之,尺中無脈氣,精氣竭絕也,雖生猶死,活死人也。手淫者尺脈沉微伏弱,來去候之不應指,正是陰陽離決之亡陽脈也,形雖似如常,隱密的老二卻早已廢而不能用也。中醫文盲視古人之智慧如無物,有目如盲又豈有能力見微以知萌,見端以知末?

請參見:何謂氣虛?氣虛即是亡陽!獨參湯若能復脈固脫何須制定參附湯仰賴附子?獨附湯才是復脈固脫的正確對策!

亡陽證,長年不得翻轉,既留證,則必不能留命,萬病沓至矣。唇口絳紫發黑,淡無血色,舌潤苔滑,積垢腐穢,色灰腥臭,齒痕舌印,痰涎涌盛,口中清水如注,留飲咳逆,食難用飽,消谷易飢,鄭聲涕唾,時獨言笑悲泣,閉戶獨處,惡聞人聲,不欲見人,眩暈目瞑,冷汗自出,夜寐盜汗,臥起不安,夜夢紛紜,失眠不寐,容顏枯槁,毛悴色夭,色敗瞤動,蒼白貧血,萎黃如蠟,膚涼腎冷,指趾如冰,惡寒蜷臥,厥冷寒顫,水停心下,上逆凌心,動築不安,惊悸怔忪,怵惕驚心,氣怯畏縮,昏憒萎靡,陽萎宮冷,遺精滑帶,痞塞脹滿,飧泄尪羸,尿溲無度,失禁頻仍,嗟嘆長吁,抑鬱惵卑,生命現象低微,命火殘焰岌岌欲熄的可是尚還有極其長遠之路要走的你(妳),而非他人!切勿惑於中醫文盲謬為自爽,嫉謗離間之言,自斷回陽回生之路!

“五十一難曰:病有欲得溫者,有欲得寒者,有欲得見人者,有不欲得見人者,而各不相同,病在何臟腑也?然:病欲得寒,而欲見人者,病在腑也;病欲得溫,而不欲見人者,病在臟也。何以言之?腑者陽也,陽病欲得寒,又欲見人;臟者陰也,陰病欲得溫,又欲閉戶獨處,惡聞人聲。故以別知臟腑之病也。”《難經》

“三陰氣俱絕者,則目眩轉,目瞑;目瞑者,為失志;失志者,則志氣先死。死,即目瞑也。六陽氣俱絕者,則陰與陽相離,陰陽相離,則腠理泄,絕汗乃出,大如貫珠,轉出不流,即先死。旦占夕死,夕占旦死。”《難經‧二十四難》

目瞑者,昏眩,目慌慌無所見,善恐,如人將捕之,中寒痞脹欲死,眼睛閉合不欲睜開也。

黃帝八十一難經

“氣之所以滯者,氣虛故也;氣之所以行者,氣旺故也。”《醫學心悟》  虛者,寒也。氣者,陽也,氣虛則陽虛同義也。中寒痞脹欲死,附子補火溫賦,振陽強心放屁而即舒矣。中寒者,中陰也。“以其深入在臟,而非若感寒之感觸在表也”《醫驗錄》。 放屁者,腹中得爇,氣行作響也。

“俗說附子有毒不可用?抑知凡攻病之藥皆有毒,不獨附子為然,所以《周禮》冬至日,命採毒藥以攻疾,《內經》有大毒治病、常毒治病、小毒治病之論。扁鵲云:吾以毒藥活人,故名聞諸侯。古先聖賢,皆不諱一「毒」字。蓋無毒之品,不能攻病,惟有毒性者,乃能有大功。凡沉寒痼冷及傷寒中陰等證,非附子不能驅陰回陽,故本草稱其有斬關奪將之能,有追魂奪魄之功。正如大將軍臨陣赴敵,惟其有威猛之氣,有戰勝之勇,方能除寇亂,靖地方,奠民生,安社稷。凡此等功,豈可責之文弱書生及謙恭謹厚之人乎?今人不思附子有起死回生之功,而但因「有毒」二字,遂禁錮不用,使陰寒之證無由復生,抑何忍也?又何愚也!且有病則病受之,亦無餘性旁及作毒,即使有毒,却能令人生,有毒而生,不勝于無毒而死乎?況又加以炮製之法(注:況又加以高溫久煎水解毒性),盡去其毒矣,而猶必兢兢以有毒為戒,則愚之至矣。余嘗親聞名醫自誇云:吾行醫一世,一般不曾用一厘附子。吾屈指名醫行道五十餘年,此五十餘年之中,豈竟不曾遇一陰證傷寒乎?若遇陰證傷寒,而彼必不用一厘附子,更有何物可代?何術能救此疾耶?此其所以遇陰證亦云是火,直以黃芩、石膏竹葉湯等,一劑殺之,比比而是,歷歷可指也。此則真大「毒」也。”《醫驗錄》

“生附之治霍亂,確有大效。章太炎勸中醫審霍亂之治云:霍亂其甚者,厥利交作,漸至脈脫,在中醫則以四逆湯、通脈四逆湯救之;在西醫則以樟腦針、鹽水針救之。四逆湯二方,並以生附子為君,強其心臟,以乾薑為臣,止其吐利。二者相合,脈自得通。樟腦針亦強心之術,與此同意。且川東蔓府、湘西辰沅一帶,三伏日即以生附子、豬肉合煮飲之,以防霍亂。此固強心健胃之藥劑,若以熟附片進,則無絲毫之效矣。生熟附子功能之比較,不過如是,時醫昧於古方,不能治今病之說,不能將古方臨時視病輕重消息行之,懼熟附辛烈不敢用,遑言其生。動用清輕之藥以治病,彼以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而不知,過即伏於是矣。真不知殺死人多少也。柯韻伯亦曰:今之畏事者,用烏、附數分,必制熟而後敢用,更以芩、連監制之,焉能挽回危證哉?此語於醫界惡習可謂慨乎言之。”20世紀初近代中醫學者陳中權如是說

注:柯韻伯,清‧柯琴,撰著《傷寒來蘇集》

傷寒來蘇集

“熱藥至附子止矣,寒藥至黃連止矣。”

“凡沉寒痼冷及傷寒中陰等証,非附子不能驅陰回陽。”

“陰寒凝結,不能運化而脹滿。種種陰邪,正須大劑溫補。培腎陽以逐陰火,燥脾土以除陰濕,升清陽以降濁陰,助命門以攝陰氣,補土母以開陰凝,總非桂、附不為功。此桂、附之在所必用,欲其消陰而不虞其灼陰者也,所謂益火之源以消陰翳也。何乃不知分辨,概云桂、附灼陰不可用,于陰邪熾盛之證,猶必畏而戒之,此猶之嚴冬久雪而猶畏近日光,裸體凍僵而猶戒勿衣絮也。”“抑知虛而有火,即是虛火,正當用補,補則虛回而火自降。”

“虛火上炎者,一補火便降”

“只論虛,不必論火,補其虛,火自退。如作文字,先須審題。比如此是「虛火」二字題,只從「虛」字上著想,方中題竅,若泛做「火」字,便通入「實火」之火矣。”

“既似乎虛,又似乎有火,故創為清補兼施之名以欺愚俗,若謂是虛,吾用補矣,若謂有火,吾又清矣。因之相傳有清補兼施之法,而庸流俗子遂從而遵信之,甚至大虛大寒,病勢危急者,雖溫補、峻補尚恐無功,而彼猶曉曉然曰:當清補兼施。詎知補力未至而清味迅行,非徒無益而又害之矣!”清‧吳楚《醫驗錄》

昧於陰陽至理,恣意踐踏手淫亡陽論,謂服附子是吃毒藥,是誤天下蒼生之最惡毒也。無知之徒,真賊邪也,可悲尤可恨也。

服附子為吃毒藥之淺識之說愈工,橫阻元氣向陽之路愈荊棘矣。

“蓋水能勝火,則寒能勝熱,是以十人之病,九患寒濕而不止也”《長沙藥解》水能克火,寒能勝熱,自明不移之理。水不能克火,寒不能勝熱,不可濕伏,不可寒折,則火非火,熱非熱,乃假火假熱,真寒也。何其簡單。庸醫清退心火腎火,愈清愈熱,愈退愈火,非死不止。人不會無緣無故無火,且不可逆轉,預後不良,不會天生無火,手淫亡陽者千百年來死於庸醫遺毒之奇冤莫可勝數。因虛寒怯弱抑郁不得解而自毀自殺的悲劇更是每天一再上演,前仆後繼,不啻是慘烈之屍諫也。這些冤魂地下有靈,該向庸醫索命!向教唆手淫無害;向宣稱適度手淫絕對無害之殺人兇手索命!誰謂殺人無證可驗,可遂逃其罪乎?

安全的性就是無論如何都須為自己找到另一個體溫、心跳、情慾,會起伏翻湧亢奮,生殖器官會充血發燙熾熱焚燒,活生生的生命,一同完成陰陽合和!!適度手淫無害?亡陽之關鍵在〝手淫〞,不在〝適度〞或無度,〝適度手淫無害〞是禍害世人的愚蠢空話!!〝言足以遷行者,常之;不足以遷行者,勿常。不足以遷行而常之,是蕩口也。〞《墨子》蕩口者,屁話也。古文明之陰陽精微,又豈是今之鄙俗笨蛋所能理解!

“陰盛陽衰,正虛邪湊,斷當用補,斷當急補,而不可游移延緩者也。如傷寒陰證,陰寒下利,及寒瘧,三陰瘧,夾陰痢疾,脾虛成臌,臟寒脹滿,吐瀉欲脫等證,俱宜以溫補為主。正氣旺,邪氣自除,陽氣回,陰邪自退,皆當急補,唯恐補之不早,稍一遲延,邪熾正衰,陰凝陽滅,命即危殆。”

注:補者,補土母也,亦即補腎火命火也。補火者,助命門以攝陰氣,補土母以開陰凝,附子不可不用,而尤不可不早用也。“諸可治之證,以陰寒雖勝,而火種尤存,著意燃炊,尚堪續焰,倘令陽根澌盡,一線無餘,縱爾安壚,何從覓燧?”《傷寒論後條辨》

“凡有一症,即有一症之寒熱虛實。寒與熱相反,虛與實相懸。在兩人,則彼與此各不相同;即在一人,其前與後亦非一轍。苟不有以辨之,其能不倒行而逆施乎?然其為寒為熱,為虛為實,又不令人一望而知也。症之重者,大寒偏似熱,大熱偏似寒,大虛偏似實,大實偏似虛。若僅就其似者而藥之,殺人在反掌間。此症之不可不辨也。于何辨之?即于脈辨之。”清‧吳楚《醫驗錄》

手淫者不明原因之疲困虛憊,陰寒欲絕,氣息懨懨,出汗作瀉,陽萎氣餒,以及怯懦憂鬱,無論男女,是否亡陽,須不須獨任附子以求生,亦辨之于脈也。不學無術之中醫文盲,毫無認證辨脈能力,不識陰陽,不究醫理,肆意踐踏知識,妄言讒謗服附子是吃毒藥,惑亂溫補正法,是明明有可生之機,阻其求生之路,絕其救死之藥,令其坐待而斃也,其惡可勝誅哉?取彼譖人,投畀豺虎亦不足以慰誤信手淫適度無害,誤信服附子是吃毒藥奸佞讒謗之論而夭枉傾命之人在天之靈。

單用附子不成方?附子不可單獨使用?“陰毒,脈沉微欲絕,四肢逆冷,大躁而渴不止(消渴),附子飲子。附子一枚,半兩以上者,炮,去皮尖,四破。以水九升,煎至三升(久煎水解毒性),去附子,入瓶,油單緊封沉井底,候極冷,取飲之。北宋‧龐安時《傷寒總病論》

龐安常(時)曰:“陰毒之為病,因汗下藥性冷所變,多在四五日也;或素來陽氣虛冷,始得病便成陰毒;或因傷風寒、傷冷物,便成陰毒。其病六日內可治,過七日不可治。”宜用附子飲。明末清初‧程林《金匱要略直解》

注:程林與《傷寒論後條辨》原名《傷寒論後條辨直解》的程應旄人稱新安二程子。是清初極為重要的傷寒學家。 古人甚至張仲景咸認為陰毒乃因于誤汗誤下被火誤治或傷于冷物以及風寒所致,以致千百年來亡陽之真正病因不得被正確認知。

被火者,火劫其汗也,指用溫針或火熏等火攻之法,強迫出汗。與補火,峻補命門真火,引火歸元潛斂真陽外越之絕汗虛汗不同。一為攻,一則為補。

“治下焦之藥味不宜多,多則氣不專,此沉寒痼冷,故以一味單行,則其力大而厚”“一味獨行者,取其氣專精”《金匱要略直解》仲景治下焦陽微陰勝,發則白汗出,冷汗、絕汗、戰汗、亡陽汗等陰陽離絕汗出不可止。中寒逆滿,手足厥冷,面慘涕出,完谷不化,炙刺諸藥不能治者,不過二三味藥而已,而其中必有附子,必重用附子,何也?因附子守能強心護脈,進能破癥堅積聚,乃潰散下焦冱寒痼冷之主力也。藥味不在聚眾擊敵,而在精練銳悍。交鋒接刃,貴在藥專力強,勢迅聲烈,疾若雷電,不雜蛇足自我束縛,分散力道,方能斬關直入破陰見陽光。

附子飲《傷寒總病論》 附子飲《金匱要略直解》 朱肱 龐安時 醫學全書 金匱要略直解

毀滅論經費短缺,急需各界識高明達之士協助或回饋,讓毀滅論得以持續延續以幫助更多孤立無援,愁苦絕望,求生無路,憂鬱如幽魂,得不到正確醫療幫助,活在沒有明天的手淫亡陽者掙脫桎梏與困境,重拾自信、尊嚴、活力,活出新生命。毀滅論被迫中斷或為庸醫密醫聯盟所摧毀將是整體社會之不幸,不及其身,亦必及其子孫。您的兒女、後世子孫,將永世為錯誤知識、舛訛醫論荼毒,一生陰寒尪羸怯弱,虛憊抑鬱不得翻身,甚至走上自毀絕路。手淫猶如以手把刃,坐自創傷。千百年來,除此之外,天下沒有任何學者專家有能力與識見提出手淫危害人身之正確醫學理論、證據與救贖之道。祈請社會各界或企業踴躍認養,莫讓親者痛,仇者快。

手淫亡陽論被整個社會嚴重曲解、漠視、打壓、汙名化、甚至封鎖,視為毒害幼苗或危言聳聽製造社會驚駭恐慌網站而遭國家或教育學術網路及守門防毒軟件屏蔽,因亡陽論頂著「手淫」此一禁忌關鍵字詞。屢蒙不學無術因循苟且庸流俗輩歪曲非議,讒謗攻擊,妖言惑亂,抹黑汙衊。荒謬至極之錯誤中醫醫論訊息充斥整個中國及台灣各大媒體,俯拾即是,誤導社會大眾,網路更助長其傳播,排山倒海如烏雲罩頂般蒙蔽真相真理。網路時代,尤多與眾浮沉,循聲附和,不求心得,盲目盲從之輩,以致乖舛妄論竟能傳遍千里,反為主流,反非為是。正直言論從來無不孤寂,毀滅論自比草茅危言,志在破除愚弄誆騙世人之中醫謬論,默默獨自背負法律、學術、社會大眾健康刑責壓力,含冤負屈,橫阻之荊棘重重,無資源,無法遠行! 

回饋捐助或認養請匯入:

台灣郵局代碼:700

台灣郵局帳號:00012190607770

戶名:吳柏東(昆吾劍)

海外或大陸亡友請以paypal匯款捐助。

大陸朋友亦可透過中國工商銀行河南信阳分行,帳號:吴柏东,帳戶:6222021718010188650。

及支付宝帳戶:kunwujian@kunwujian.com支持毀滅論維繼運作。希望大陸朋友踴躍回饋贊助,我方能時時進出大陸與大家見面。

paypal帳號:kunwujian@gmail.com

聯絡信箱:kunwujian@gmail.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unwujian

傷寒集注 高注金匱要略 孤獨的性 手淫文化史 孤獨的性 手淫文化史2傷寒論後條辨上 傷寒論後條辨下傷寒論本義 傷寒論本義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昆吾劍的手淫亡陽毀滅論!

昆吾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昭之
  • 那種行為真的很不好,卻很多人把它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