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关于附子(草乌)的神奇故事!

他姓陳今年約八十,他從小認識草藥,中年間有一段時間是專門采草藥供公社與大隊醫療使用。

他的一生都與大山有關與草藥有關,就現在也常去山裏采藥。

他把對草烏的所見所用及他們的認識及書中沒有的方法告訴了我:他那個地方山上很會長草烏。村莊裏的大多都認識草烏,有好幾個人因吃生草烏而死亡(我也去問過幾個他們的親屬,說了一些吃草烏後死亡的事)。

他親眼所見的。他們為什麼會去吃草烏中毒呢。

原因很簡單,很多人都知道草烏是很好的治傷藥。

也見過有人因受嚴重的外傷快不行了,後用草烏而得活,得完全康復。這事流傳開很多人都知道。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沒文化,都不知草烏的藥性。用草烏的一些細節全然不知。在他們那裏大多人都是在深山老林裏燒木炭或是砍伐的。在野外手足受傷是常見的事。有的人受了一點不重的外傷,或當時有點痛。一看邊上正好長了草烏,隨手拿來。看那小小的草烏,一點都不怕,就一下把草烏吃下去。

因為野生草烏長的不大,吃的太快,一下吃下二個,吃下不多時就說不出話(幾秒或幾十秒),無法叫人來幫,全身無力(土話說是吃醉了,神識開始不清,進入昏迷不醒的狀態之中),繼而全身開始僵直,人發脹,再者身體發紫發黑(死亡之色),此時如果身邊有人知道搶救之法是不會死的,很快就會活過來。

民間治草烏中毒方法非常簡單,就是看見有人服草烏中毒還沒斷氣,身體沒完全硬化。救治者馬上對那患者,全身進行快速猛力的拍打(這打是有分寸的,不能往死裏打這點要明白),也可選用木竹片來打。打法從上往下,頭不要打的太重,四肢可重點打。不久紫黑色就會退去,人會醒過來。用這古老之法多可活人。

這種中毒現象與我們今天書中的記述很不一樣,陳老先生也說了他自己吃草烏中毒的經過。在年青時在山中燒木炭(一去就要十天半月或幾個月不回家隹在山中),有一次砍樹時,腳踝被打傷,一拐一拐還可走。山中無人來幫他。又還要再幹活,心一急看見身過長有草烏,撥來就吃下一個,不多時舌頭變的很厚,不能言。他急忙跑到一山泉邊,拼命喝水漱口,因泉水不大,水搞的很渾,水變成了泥漿水。他不管,一個勁地喝水漱口,不多時草烏中毒消失。他不知泥漿水可解毒。

他們那些人記憶、視力、聽力、體力都非常好(今日之人無法與其相比),在山裏走路非常快,幾乎我都很難跟上。陳老先生身高才1米6多點,體重也就是1百20斤左右,在山中可挑物2一3百多斤,平地可挑4至5百斤。

他還將他少年時見到一件事告訴我:他們家住的地方是高山,周邊有很多大光石頭山,少時一夥小孩會拾一些石頭到山頂,從山頂把石頭滾下山好玩。可是有一天小夥伴滾下的小石頭,正好打在一姑娘(十八歲)的頭上,當下打昏在地。後被人發現抬回家,用門板放在大門外邊。是他的鄰居。姑娘昏迷不醒,頭上流血,臉腫的很大。村人很多來看,都沒辦法。以為會死,所以只放在屋外。此時正好有一外鄉的老者打這經過。一看圍觀的人。一問知是有人受傷快死了。他叫人走開,上前用手放在姑娘的鼻口上,說還有氣。用手看了一下頭,說頭骨裂開好幾塊。此時有人認出他是這一地區出名的治傷醫。請他出手,他說好。他對其家人說,用這藥有毒,用了病人會反應有救,沒反應則無救治,若救治不起你們不要怪罪。家人與村人都說老先生你大膽治,如真治不好也不會半點怪罪(醫生為什麼要這樣說,這怕有人不憑良心,萬一沒治好被人怪。他又何必呢)於是叫人拿來一小匙根,隨身解下藥來,用湯匙裝滿,叫人幫忙把患者嘴搞開,用水緩緩灌下。後對他們說,明日患者會醒來。再來找他。隨後離開這村。次日患者醒來,想要吃的。人們趕快把老先生請來。老先生就用昨日的藥粉再灌満満的兩湯匙。村人叫老先生留下,就住在陳老先生的家。因為與其是遠親,也就是說他外婆家的親戚。就這樣每日兩到三湯匙的藥粉。七天後老先生回家,留下了包好約一個月的藥粉。對他們說按這方法服藥。病不久會好。老先生走後,姑娘按其說每日服藥粉一包,陳老先生與姑娘家是隔壁,常會去看,幾天後姑娘的口與鼻孔,會不斷的有碎骨掉下來,一月後其頭骨完全長密與原來一樣。去幹活身體比以前更壯,更有力。我問她後來怎樣,他說嫁人生了好幾個孩子。我問。這老先生的藥這麼好你知道嗎。他說老先生在他家住的時候對他說,這是草烏曬乾磨成的粉。用時一定要注意,傷重之人可服,先吃半湯匙,吃後口不麻量逐步可增到二至三湯匙。吃了覺嘴會有點麻,藥量逐步減下來。這分寸一定要把握好,輕傷與沒傷的人不能吃這樣多的草烏,吃了會中毒會死人。

草烏治傷很多村民都知道。就是因為分寸沒把握好,致不少人中毒。有人會問那一湯匙的草烏量有多少,百姓家過去用的那種湯匙較現在的大,估計那一湯匙的草烏量可能約有5至10克。

聽了上述之講,發現有的人服一點草烏就送命,有的人吃了很多的草烏卻得到了新的生命。這是為什麼,值得人們好好想一想。民間用生草烏治病的方法還有不少,如果是外用的可治骨刺、骨傷及一切損傷、等等。也可參閱李時珍【本草綱目】草烏篇,內服的也有與一般藥服法不同,略講一點,有人把生草烏的複方入陶瓷罐中加入高度白酒用炭灰火煨煮開,馬上拿出,冷後密封,埋入潔淨的黃土地中,兩天後用(也有七天或更多天的)。說這樣做吸陰氣可退草烏毒,每日按一定量服用,治風濕痛效果都很好,看不少人服用,沒人中毒。在一些資枓上看有人用川草烏煮酒服,治風痛而中毒。其不得法也。

在這裏要鄭重的說,一般人絕對不要輕用草烏。我今日說的是真實的歷史故事。草烏神奇潔白純正的一面人知太少。人們因自身的過失,用草烏不當造成的後果,罪過歸於草烏。是不公正的。草烏是難得的好藥,治傷與治一些頑症都非常的優秀。用生草烏治病,用量要把握好,不要太多,但一定要野生的,人工種的無法替代。目前野生藥源已很少。采藥時最好秋末冬初,或早春。其他時采的品質都不好,內會空,是浪費藥源。草烏如保管不當很會長蟲,長的是小黑色的甲殼蟲。會把草烏吃光。為什麼這蟲吃草烏不中毒。而人吃不好會中毒?草烏中毒之解法可參附子中毒的解救方法。

以上就烏頭的認識及使用談了一點看法。所知只是一點點,不足之處請多指正。在此沒有半點想法,叫人們大力用附子。更不敢叫人們冒著生命危險去用生草烏。我只想告訴人們,藥無好壞上下之分。只是當用則用,不當用則不用。莊子,日:“藥也,其實也,桔梗也,雞雍也,豕零也,是時為帝也,何可勝言!”

關于〝堇〞,應為〝蓳〞,也就是烏頭之使用請參見: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的附子单用明方——大烏頭煎!本人之回文。

注:烏頭苗名蓳。陶弘景曰:天雄似附子,細而長,乃至三四寸許,此與烏頭、附子三種,本出建平,故謂之三建。三建湯用烏頭、附子、天雄。

唐.蘇恭(蘇敬)曰:陶弘景以烏頭、附子、天雄三物俱出建平,故名之者,非也,烏頭苗名蓳,蓳音靳,爾雅云芨蓳草是也。今訛蓳為建,遂以建平譯之矣。

三建湯:治元陽素虛,寒邪外攻,手足厥冷,大小便滑數,小便白渾,六脈沉微,除固冷,扶元氣及傷寒陰毒。用烏頭、附子、天雄并炮裂,去皮臍,等分㕮咀。每服四錢,水二盞,薑十五片,煎八分溫服。《肘後方》

三建湯從其本出一物來看,無非即是單獨使用附子之歷史上之前例。所治之症,亦無非即為手淫亡陽證。請參見:三建湯就是獨附湯,就是歷史上單獨使用附子的先例!附子單一藥效的發現,是古中國人驚世駭俗的偉大發明!

此前我僅知外用浸漬草烏能治香港腳、腳臭、腳濕非常有效,內服能治嚴重創傷乃第一次聽聞,不過,據本人長年長期實際使用附子的經驗,非使用草烏,附子內服具有非常優異的消炎、凝血與抗凝血、癒合創口修復組織與抑制蜂窩性組織炎的作用,易言之,提振與或振興陽氣對於開刀或創傷發炎有著類似金創藥物拮抗感染加速癒合的療效,以此思維角度來看,恐怕附子具有療治嚴重創傷的隱藏版功效亦未可知!?無論如何,大家使用劇毒草烏頭尤須格外萬分謹慎!!

《神農本草經》對于附子具癒合金創傷口之運用,注意!非使用草烏。下面另有詳細論述。

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的附子单用明方——大烏頭煎!

大烏頭煎

此方出自張仲景【金匱要略】書中。腹滿寒疝宿食證第十篇,第十六節:“腹痛,脈弦而緊,弦則衛氣不行,即惡寒,緊則不欲食,邪正相博,即為寒疝繞臍痛,若發則自汗出,手足厥泠,其脈沉弦者,大烏頭煎主之。”

大烏頭煎方:

烏頭大者五枚(熬去皮,不嚼咀),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內蜜二升,煎令水氣盡,取二升,強人服七合,不差,明日更服,不可日再服。

對此條文先從文義進行分析:

說的是症狀:特點是,腹滿,惡寒,不欲食,寒疝繞臍痛,若發自汗出(病發痛難忍,為痛汗),手足厥冷。

說的是脈象:脈弦而緊,或脈沉弦。弦、緊、沉皆為陰寒脈象,是應病而變生,何病生何脈,醫者診之,知何脈何病生,此細微之對應變化不可不用心辨之。

說的是邪正與脈之症狀的關係:弦則衛氣不行,衛陽虛也。緊則不欲食,寒入中也,邪正相博。交感之爭。

選方藥,用量大者烏頭五枚,(為什麼不說重量,以枚做為重量單位。大者:多少大,大到什麼標準沒說,可能獨身烏頭。長要5至7公分左右的才能說大,直徑也要三公分左右,每枚重量是,20克,還是30克,還是50沒具體說)炮製方法,生用熬去皮,不嚼咀。

煮藥方法: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加入蜜二升,煎令水氣盡,取二升,(這裏提示水的用量,就是煮藥的時間)。

服藥方法,強人服七合,不差,明日更服。是不同體質用量的說明(也就是說弱者服量要更少)。

內蜂蜜二升,一是解烏頭之毒素。二是其緩其性,以甘和之。祛邪扶正。防虛虛之變。

將上條文大體分析後,此病的關鍵之因是寒邪侵入人體陰邪凝結所至。

為陰勝陽虛衛氣不行。

寒是病之因。

痛,腹滿,不欲食,自汗出,手足厥冷等現象,或脈弦緊,沉弦皆為病之果。

是病的外在現象。病脈症治,

治之主用辛溫、通陽、通經之方藥,此為治該一類型陰寒凝固之病的思惟方法。

大烏頭煎主之。何謂:“主之”在張仲景的書中常見。

這指明了治病、選方、用藥的方向。凡這類寒病辛溫之法不能變,但你可靈活地選擇這類溫藥。

其中說法有學問,有來頭,內含深遂。

此為母方,也為開源之法,運用十分靈活多變,不拘一格,不可拘泥。

要明其深義。臨證方可心中明瞭,明病用方,病變方法變,藥法對應生,

知病,知法,知方,知藥。

用時不亂,應於萬變之中,則百戰不殆!

烏頭乃附子之母,也就是附子的母根,大烏頭煎其實就是單用烏頭,單用附子或霹靂散是用其子根,兩者一用其母,一用其子,皆單用一物,亦即皆是單方,皆能破寒冷積聚,直達病所,古人合稱烏、附,皆用于陰毒陰證,寒毒厥逆。霹靂散與大烏頭煎一樣,皆以蜂蜜制其毒。不過,早年本人幾經實驗,蜂蜜不但解不了烏附之毒。蜂蜜水,甚至反而能加速毒性蔓延,因為水能帶動毒性進入血液迅疾迴圈全身。除了大烏頭煎,玉女散亦以單味川烏為方,見之于《陰證略例》。提盆散則用單味生草烏

附子〝補命門而救陽虛,除心腹腰膝冷痛,開肢體痹濕痿弱…救寒疝引痛欲死〞《本經逢原》;烏頭〝搜風入骨,濕痹寒疼,主中風,惡風,洗洗出汗〞〝烏頭尖能吐風痰以治癲癇,取其直達病所〞〝烏頭性輕逐風,不似附子性重逐寒〞《本草求真》

烏頭與附子皆有單味科學中藥販售,兩者療效相近,早年本人亦曾加以對照反覆實驗,附子能補火回陽壯陽,烏頭(川烏)則無回陽壯盛老二之功,雖曰能治〝發則白汗出〞。〝白汗者,冷汗也〞《金匱要略直解》。易言之,能起到性致勃發的只有附子。附子可以替代烏頭,烏頭卻不能代替附子

注:〝寒疝繞臍痛,若發則白汗出〞一般《金匱要略》版本皆言白汗,而非樓主所述的自汗。但白汗也可能是自汗傳抄之誤。〝白汗者,囊(丸)中冷濕,出陰汗也〞《金匱要略廣注校詮》睪丸濕冷出陰汗,或冷汗,恐怕與寢汗(盜汗)、自汗出如流水不斂之亡陽汗亦不盡相同。

眠熟而汗出者,曰盜汗,又名寢汗,不因動作勞力而汗,不分坐臥動靜而汗者,曰自汗。冷汗自出,自汗不止〝汗出如膠之粘,如珠之凝,及淋漓如雨,揩拭不逮者,難治。〞《秘傳證治要訣及類方》即是亡陽汗。

請參見:手淫亡陽論(二)

單用附子不成“方”的迷思。

“藥有陰陽配合……有單行者,有相須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惡者,有相反者,有相殺者,凡此七情,合和視之。”《神農本草經》

所謂單行就是只使用單味一種藥,無需其他藥物輔佐,單用一味。

“…..能知以物制氣,一病只須一物之到,而病自已,不煩右臣佐使之煩勞矣。…”明末‧ 吳又可。

“….奇方之說有二,有古之單方之奇方,獨用一物是也…。”金‧張子和。

“….奇方之說有二,有古之單行之奇方者,為獨一物是也;有病近而宜用奇方者…。”金‧劉完素《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

附子飲子、霹靂散、獨參湯、金液丹、文蛤散、一物瓜蒂湯、甘草散(湯)《 傷寒論》、一甲煎《溫病條辨》、雪梨漿《溫病條辨》、獨勝散《溫病條辨》、獨聖散《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牛乳飲《溫病條辨》、鐵腳丸《黃帝素問宣明論方》、潤肺散《黃帝素問宣明論方》、大烏頭煎《金匱要略》、獺肝丸《肘後方》、澀精金鎖丹《中藏經》、甘草湯《中藏經》、提盆散(單用生草烏)、玉女散(單用川烏)、運陽散(單用硫磺)《陰證略例》…皆是單方。

〝陰毒證:陰毒,脈沉微欲絕,四肢逆冷,大躁而渴不止(消渴),附子飲子。(附子飲方)

附子一枚,半兩以上者,炮,去皮尖,四破。以水九升,煎至三升(久煎水解毒性),去附子,入瓶,油單緊封沉井底,候極冷,取飲之。仍下硫黃丸甚妙。

陰毒之為病,因汗下藥性冷所變,多在四五日也;或素來陽氣虛冷,始得病便成陰毒;或始因傷風傷冷物,便成陰毒。其病六日內可治,過六日不可治。〞宋.龐安時《傷寒總病論》明末清初.程林《金匱要略直解》亦援引述及。古人對于陽氣素來虛冷歸之于誤汗誤下誤藥,傷于苦寒冷物之咎,殊不知陰毒之為病乃是手淫重創命門,真陽虛空破滅。

注:大躁而渴不止是為消渴,消渴者,水入即消,飲水多而渴不為水止也;以水滅火而火不消烟熄焰也,越喝越渴也。

〝附子味辛大熱,純陽有毒,其性走而不守,通行十二經,無所不至,為補先天命門真火第一藥劑。〞《本草求真》

〝附子味辛氣溫,火性迅發,無所不到,故為回陽救逆第一品藥。即陽氣不足,寒氣內生,大汗、大瀉、大喘、中風、卒倒等症,亦必仗此大氣大力之品,方可挽回。〞《神農本草經讀》

何以古人捨烏頭而用附子尤其畏懼草烏頭。除了烏頭鹼等之外,草烏所含生物鹼之眾與悍烈更甚川烏,易言之,亦即更不易水解其毒性,制其毒所需時間及手段更加久長棘手。

注:金匱要略》用烏頭約五方,用天雄一方,用附子約十八方。《傷寒論》用附子二十方。何以《金匱要略》失精用天雄不用烏頭? 天雄亦附子,下元不固者用之也

〝草烏頭,即烏頭之野生者,有兩岐相合如烏之喙者,名烏喙。乃至毒之物,其汁煎之,名射罔,殺禽獸。非若川烏頭、附子之比。自非風頑急疾不可輕投,此藥止能搜風勝濕,開頑痰,治頑瘡,以毒攻毒而已。《本經》治惡風,洗洗汗出,但能去惡風,而不能回陽散寒可知。

烏附五種主治攸分:

一、附子大壯元陽,雖偏下焦而周身內外無所不至。

二、天雄峻補不減于附,而無頃刻回陽之功。

三、川烏專搜風寒痛痹,卻少溫經之力。

四、側子善行四末不入臟腑。

五、草烏悍烈,僅堪外治

此烏附之同類異性者〞也。《本經逢源》

〝《本經》名烏頭,《別錄》名烏喙,今時名草烏,乃烏頭之野生者,其性大毒,較之川烏更烈。草烏之毒甚于川烏,蓋川烏由人力種蒔,當時則採;草烏乃野生地上,多歷歲月,故其氣力尤為勇悍。採烏頭搗汁煎之,名曰射罔。獵人以付箭鏃射鳥獸,中者立死,中人亦立死。烏喙雖亦名烏頭,實乃土附子也,性劣有毒,但能搜風勝溼,開頑痰,破堅積,治頑瘡,以毒攻毒,不能如附子益太陽之標陽,助少陽之火熱,而使神機之環轉,用者辨之。李士材曰:大抵寒證用附子,風證用烏頭。〞《本草崇原》

〝烏頭之用,大率亦與附子略同,《本經》附子曰:主風寒,咳逆,邪氣。烏頭曰:中風,惡風,洗洗出汗,咳逆,邪氣。明明一偏于寒,一偏于風;一則沉著而回浮越之陽,一則輕疏而散已潰之陽,于此見附子沉,烏頭浮矣。〞《本經疏証》

〝烏頭,即附子之母,性輕逐風,不似附子性重逐寒。〞《本草求真》

〝烏頭為附子之母,既已旁生新附,是為子食母氣,其力已輕,故烏頭主治溫經散寒,雖與附子大略近似,而溫中之力較為不如。〞民初‧張山雷

值得注意的是:

凡人火氣內衰,陽氣外馳,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環行而不外脫,治之于微,奏功頗易。奈世醫不明醫理,不識病機,必至脈脫厥冷,神去魄存,方謂宜用附子。夫附子治病者也,何能治命?甚至終身行醫,而終身視附子為蛇蠍,每告人曰:附子不可服,服之必發狂,而九竅流血;服之必發火,而癰毒頓生;服之必內爛五臟,今年服之,明年毒發。嗟嗟!以若醫而遇附子之證,何以治之?肯後利輕名而自謝不及乎?肯自居庸淺而荐賢以補救乎?必至今日藥之,明日藥之,神氣已變,然後覆之,斯時雖有仙丹,莫之能救。”《本草崇原》

說出如此精彩論述的張隱庵,評論草烏〝不能如附子益太陽之標陽,助少陽之火熱,而使神機之環轉〞必有其理由。

注:三國時代關雲長所中之毒箭,淬之毒即為烏頭烏喙之射罔也。烏頭毒是神經毒,本就有很優異的麻醉作用,所以中毒箭刮骨未必如想像中的難以忍受。因為某種程度上全身頭臉四肢及創口早已麻痺幾乎失去知覺。中過強烈附子毒之人當可體會一二。

況且,烏頭、附子、天雄具有消炎抗感染,愈合金瘡的絕佳療效。

附子癒合金瘡:

〝附子:味辛,溫。主風寒欬逆,邪氣,溫中金瘡。破癥堅積聚,血瘕,金瘡寒濕踒躄拘攣,膝痛不能行步。〞《神農本草經》

〝烏頭:味辛,溫。主中風,惡風,洗洗出汗。除寒濕痹,欬逆上氣,破積聚寒熱。其汁煎汁,名射罔,殺禽獸。一名奚毒。〞《神農本草經》

〝天雄:味辛,溫。主大風寒濕痹,歷節痛拘攣,緩急。破積聚,邪氣,金瘡。強骨節,輕身健行。〞《神農本草經》

烏頭、附子、天雄本出一物,《神農本草經》于附子、天雄皆論及療治金瘡,何以獨漏烏頭?

金瘡者,中醫指刀箭等金屬器械造成的傷口。金瘡,指刀斧利刃之物所傷,如救治不當,可致感染,中風發痙。金瘡指刀劍等外傷,冷兵器時代常見,和現在的創傷沒什麼區別。

金瘡,乃刀斧傷而潰爛。附子具溫熱之氣,以散陰寒,稟陽火之氣,以長肌肉,故能治之。〞《本草崇原》

附子用之于金創外傷〝溫中金瘡者,以中寒得暖而溫,血肉得暖而合也。〞《神農本草經讀》

可見療治外傷主治金瘡,附子、天雄優于烏頭也。

注:〝天雄,補命門火,逐風寒濕,用作麻醉藥。〞《中國藥學大辭典》

天雄即附子長身者也。〝附子種在土中,不生側子,經年獨長大者,故曰雄也。〞 本草崇原

〝天雄是附子長身或變形,但不會生子的附子。作用與附子相仿但功力稍遜。〞明‧李士材《本草圖解》

〝天雄細長,獨伙無附,其身大於附子,其尖向下,能補下焦命門陽虛,然辛熱走竄,止屬主治風寒濕痺之品。〞《本草求真》

〝附子初種而成者,為烏頭,形如烏鳥之頭也。其附母根而生,雖相須實不相連者為附子,如子附母也。種而獨生無所附,長三四寸者,名天雄。〞《本草崇原》 易言之,〝附子即烏頭、天雄之種〞也《本經疏証》

注:陶弘景謂:烏喙取汁煎為射罔,獵人以傅箭射禽獸,十步即倒,中人亦死。射罔與亦稱斷腸草之鉤吻天下兩大至毒

春秋時代晉獻公之寵妾驪姬下毒嫁禍陷害太子申生〝驪姬置毒胙中,獻公欲饗之,姬止之曰,宜試而後嘗,祭地,地墳。與犬,犬死。與小臣,小臣死。〞所下之毒亦為射罔

西漢中興皇帝漢宣帝時,戰神霍去病同父異母之弟大司馬大將軍霍光的老婆霍顯串通皇家女醫淳于衍毒殺皇后許平君用的也是草烏頭。皇后吃完藥後曰:我頭岑岑也(眩暈)。草烏頭之大毒,乃至於此,〝似乎〞誠非附子之可比

〝草烏頭根:此物稟性鋒銳,直抵病所,以毒攻毒,勝於川烏,然毒性至烈,僅堪外治不可輕服。〞〝草烏頭喙:即草烏頭之兩岐相合者,此物稟性不純,且有大毒,僅堪外治,不宜內服。〞《中國醫學大辭典》

〝天下之物,莫兇于奚毒(草烏古名奚毒),然而良醫橐而藏之,有用也。〞《淮南子》

張仲景時代之古方,所用者皆天產亦即野生之烏附也。故,經方使用之烏頭,恐怕即是如今的草烏頭。有野生烏頭即有野生附子,當年我使用的是科中川烏,恐怕並未真正見識烏頭之能耐與實力。今生但望有緣一識野生之烏附。亡友若持有草烏頭,請與我聯繫!!

一小塊鼻屎大小的生川附子即令我氣管焚燒幾乎瞬間爆裂窒息奪命,很難想像還有更嗆的!還有,如我所說的〝附子可以替代烏頭,烏頭卻不能代替附子〞,捨草烏而用附子,絕非畏其大毒,而是用之于回陽壯陽有無必要。科中附子也許不行,但生川附(泥附子)之毒與療效絕對夠霸道夠勁爆!

只要非使用棄其有效元素(烏頭鹼等諸多生物鹼),而取其糟粕之去毒精制附子我們需要用到草烏及野生附子嗎

何況,日人,和田起十郎云:〝後世修治之法甚煩,去酷烈之本味,棄偏性之毒氣,使鈍弱無能之物,而欲以除毒治病,是猶緣木求魚也。蓋藥之本性在毒,無毒則不成藥,豈能專司修治以減藥之毒耶?〞

無論是附子還是草烏皆然。入咽下腹療疾,無不皆須水解,用其藥性而非毒性。制烏附之毒,天下只有水解一途。別忘了,亡陽之所以亡陽;陽氣出亡,乃是虛弱憊困之微陽漂浮外竄出逃飛越,非沉著降逆之附子不能召引虛火墜入命門也!這也就是何以惟獨附子能壯盛老二及溫養子戶(子宮)達到壯志強志的原因。〝天雄,長陰氣,強志,令人武勇,力作不倦。〞《名醫別錄》天雄即是附子。

注:古方不乏有川烏與草烏同用之記載。李時珍曰:〝(陶)弘景不知烏頭有二,以附子之烏頭(川烏頭)注(註解)射罔之烏頭(草烏頭),遂致諸家疑貳(疑為有兩種)。〞川烏頭與草烏頭在明代以前多統稱為烏頭,至《本草綱目》始明確區分為二,但川烏頭之栽培始見於《本草圖經》,故宋以前所稱之川烏頭,恐怕似亦屬野生之烏頭,即為草烏頭。

附子不夠悍,需仗黃酒助拳助威請看:論壇上的灵弘是密醫,打著養生幌子詐騙亡陽人!

關雲長刮骨療傷刮骨療傷刮骨療傷2刮骨療傷3刮骨療傷4刮骨療傷5驪姬驪姬2驪姬3

驪姬下毒:〝乃寘鴆於酒,施毒於脯。公至,召申生將胙,驪姬曰:「食自外來,不可不試也。」覆酒於地,地墳,申生恐而出。驪姬與犬,犬死,飲小臣,小臣死之。〞漢宣帝霍光 以上圖片皆援引自網路,若有侵權請告知,即立即撤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昆吾劍的手淫亡陽毀滅論!

昆吾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