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暑」,脫水熱衰竭根本不可能發生。中寒之奪命亡陽假熱,屢屢被庸醫誤診誤認中熱,身體越陰寒,越衰弱,越嗜食瓜果,水越喝,冰越吃,體感溫度越高,越容易「中暑」!甚至斃命!就像洪仲丘!洪仲丘是自我淹死絕非受虐冤死!洪仲丘案不是軍冤案,蒙冤受屈的不是死者。請看:

〝太陽中暍,身熱疼重而脈微弱,此以夏月傷冷水,水行皮中所致。〞《傷寒論》

〝暍者,中暑之稱。左傳蔭暍人于樾下,其名久矣。後世以動而得之為中熱,靜而得之為中暑。然則道途中暍之人,可謂靜而得之耶?動靜二字,只可分外感內傷。動而得之,為外感天日之暑熱;靜而得之,因避天日之暑熱,而反受陰濕風露,瓜果生冷所傷,則有之矣。〞

 

體中多濕之人,最易中暑,兩相感召故也。外暑蒸動內濕,二氣交通,因而中暑。所以肥人濕多,夏月百計避暑,反為暑所中者,不能避身之濕,即不能避天之暑也。〞環境溫度超過25℃以上,水越喝〝體感溫度〞則越高,越自覺身熱煩躁汗出,手腳熨燙全身烘熱。退火反發熱,越喝越渴燠熱難耐,即是傷冷中寒之徵象。

之虛也,平素陽氣衰微不振,陰寒久已用事,一旦感召盛暑,邪湊其虛,此濕暍病之得自虛寒者也。〞《醫門法律》

暑熱蒸動之濕,為內虛陽衰寒濕氾濫,命火微弱,體熱低于外在高溫,皮下水液因暑天熱浪向人體傳導撲襲,以致沸騰而燠熱,若以清涼瀉火為之解暑,猛喝灌涼水,則體溫疾降,反促表熱熨燙不褪,體感如焚,五心煩熱大消大渴大汗瀉。

高溫恆向低溫傳導。真元大虛,命門火微,體溫低于外在太陽亢氣,以致召引天令亢極之暑熱傳導撲身,皮水沸騰,肌膚大熱,渴飲汗泄,無氣以動。甚而,陽氣絕續,昏悶不知人。

〝中暍不醒人事者,與冷水吃即死。但且急取灶間微熱灰壅之,復以稍熱湯蘸手巾,熨腹脇間,良久甦醒,不宜便與冷物吃。〞《洗冤集錄》

〝凡中暑卒倒,最忌移臥冷地,及用冷水灌之噀之漬之,致氣隨焰息,無法施救。〞注:噀者,噴灑;漬者,浸泡也。

〝中熱僵仆不醒,切勿移冷地寒氣一逼即死。須安置于近日暖處,取路上淨熱土,捏圓圈圍臍上,令溺圈內,或將日晒熱瓦,熨其人心腹及臍下,氣通則醒。〞《急救廣生集》

〝大抵中暑悶亂,切不可便與冷水及臥冷濕地,得冷則死。惟當溫養,用布衣蘸熱湯熨臍中(神闕)及氣海,或掬熱土圈臍心,乃更溺之。〞《嚴用和濟生方》注:南宋《嚴氏濟生方》之嚴用和(公元1200-1268)與《洗冤集錄》之宋慈(1186-1249)同屬同一時代,濟生方之論述明顯是向其前輩致敬。

〝潔古云:動而得之為中熱,靜而得之為中暑,中暑者陰証(也)。《脾胃論》注:潔古者張元素也,與劉完素並稱瑜亮。陰証豈能多喝引飲解暑

〝古稱靜而得之為中暑,動而得之為中熱,暑陰熱陽也。〞《醫學心悟》

〝蓋夏月伏陰在內,古人用附子大順散溫補陽氣,厥有旨哉!何今之老弱,夏月反服香薷飲,以為解暑,復傷元氣,無不招引暑邪,以致不起。〞《薛立齋醫學全書》

注:大順散:甘草、乾薑、杏仁、肉桂。溫中熱藥也。〝夫大順散一方,本為冒暑引飲過多,脾胃受濕,嘔吐水穀不分,臟腑不調所立,蓋溫中藥也。〞
大順散加附子,即名附子大順散,見於《景岳全書》

南宋嚴用和用冷香飲子治老人、虛人伏暑煩躁,引飲無度,噁心疲倦。方用:草果,附子,橘紅,甘草。草果,附子亦皆溫里溫賦熱藥也。

古人云「暑陰熱陽」,中暑為陰證誠不欺我也。

〝夫中暑熱者,固多在勞役之人。勞役則虛,虛則邪入,邪入則病;不虛則天令雖亢,亦無由以傷之。彼避暑于深堂大廈,所得頭痛、惡寒等証者,蓋感冒風涼耳。其所以煩心與肌熱者,非暑邪也,乃身中陽氣被外邪所遏而作也。既非暑邪,其可以中暑名乎?〞〝人知冬不藏精者致病,不知夏不藏精者更甚焉。嘗見怯弱之人,而當酷暑,每云氣欲悶絕可知中而死者,直因氣之悶絕也。夫人值搖精(射精洩精),恆多氣促,與當暑之氣悶不甚相遠。〞也。《醫述》

氣者,真氣真陽,真元陽氣也,真陽不虛則天令雖亢,亦無以傷人也。

〝觸熱勞形,卒然倒仆,方書用道途中熱土置當臍,更使聚溺其腹,並搗生蒜汁注鼻孔。其立法最精,惜乎未經闡發,世都不解。殊不知此雖酷烈為患,良由其人真元素虧,加以時火亢極,鼓激命門之虛陽猝然離根,非藉道途中之熱土、往來人之熱溺,不能護衛其陽使之歸元。用蒜汁注鼻孔者,取蒜以開竅,溫散其郁閉之熱,所謂熱因熱用,溫能除大熱也。若與冷水灌之洗之漬之,則氣隨焰息,而暴絕不返矣。間有元氣不大虛人,真火原未離根,不勝亢晒而倒者,用灌漬,亦有得蘇者。因是愚夫一見熱倒,便以水灌,既灌不蘇,雖盧扁不能復圖矣。《張氏醫通》

可見中暑非中暑,非中暍脫水,涸液中熱,古人隱隱知其然卻不明確切緣由。真正的體液乾涸真陰耗竭,骨枯髓虛焦骨傷筋之「中暑」,根本不可能發生,除非被禁制失去完全的人身自由,且被強制斷絕其飲水。 軍中禁閉雖嚴厲苛酷,卻並無非人道限制供水及剝奪飲水自由。洪仲丘是自我淹死絕非受虐冤死!

所謂的「中暑」即是張仲景傷寒論中之「夏月傷于冷水」,真陽為水寒所迫,虛而浮越外現蒸熱,皮中水液雖沸騰,命火卻反被澆熄。 命火焰殘欲熄,內真寒,則外現假陽之證也。頂門蒸騰肢燙膚熨,額反涼,氣之將竭,頭臉通身冷汗如雨不止矣。洪仲丘實為多喝水以祛暑或預防中暑刻板錯誤知識,濫補水分恣飲冷水所騙所誤,易言之,滅,五內凜凜寒中為自身瀰漫充體氾濫盈溢的體液汩沒真陽而中寒溺斃。因自致自余傷損致命〞也。

溺死,腹脹,內有水〞《洗冤集錄》〝洪仲丘解剖時有嚴重的肺水腫和腎水腫〝體內積了大量血水,肺泡到腫大〞〝不少部位出現腫大情況,肺部解剖,正常人是800公克,洪仲丘的1700公克,腫了兩倍大,研判是體內血水太多,泡到腫大,再看肝臟,正常人是1200公克,洪仲丘,1600公克〞〝全身水腫體重暴增13至15公斤,肺積滿血水達1,700毫升〞〝洪仲丘的肺因為積了血水,重達1700公克,而正常人是780到800公克之間,他的肺等於是正常人的兩倍重,而且丟到水裡,全部都下沉,表示肺中完全沒空氣,或含氣量非常少,換句話說,洪仲丘當時根本無法呼吸,等同於活生生在陸地上被淹死。〞〝 不排除灌水的可能〞…。

屍體會說話,肝肺泡水腫脹,脾臟豈能倖免?體重暴增13至15公斤,腹部胃內能不充斥飽含大量水分腹脹?庸醫高大成明明驗得臟器充水氾濫鼓脹,血容量暴增,大量血水噴濺,與臟器傷損之腫脹絕然不同,卻做出根本不可能的屍檢判斷—「中暑」。含血誣陷國軍部隊虐殺。暴增的體重都是水的重量。臟器傷損腔體腫脹體重絕不可能暴增13至15公斤。全身都是水,瀰漫氾濫,如何中暑

注:大渴引飲,越喝越渴,其舌必如煮熟豬肉,滿布灰白厚苔。若是生前喝不到水,脫水中暑中熱,屍體則水分乾涸,熱毒入胃亡津液,腸胃乾燥無水,血液蒸發體重減輕,嘴唇乾裂,皮膚出現乾燥皮革樣皴變,膚色枯黃。反之,生前喝水過多過急,因吞嚥活動,則不單胃腸腹腔水脹腫大,肺部充斥多餘水分瀦留,上腹部膨脹,拍起來有響聲(腹肚脹拍著響),肺部也會佈滿濕羅音。並且水分因血液循環而進入全身血管系統,血量激增,皮膚濕潤顏色淡白。這些因素才有可能體重暴增,並阻礙呼吸引發急性腎衰竭或多重器官衰竭殞命。飲水既多,上停為飲,肺水腫脹吸不到空氣,窒息前,〝口開脈往來嘴巴張開拼命吸氣,必有一番痛苦發狂掙扎。 全身水氣瀰漫,格陽于項上,臉頰顴骨將會泛紅如妝。引飲以降溫消暑,過分暴飲狂喝,命門溫度即會倏降,縱然環境溫度很高。除了厥寒,當命門深處核心溫度(肛溫)低至某種程度(瀕臨30℃),即會出現嚴重發紺冷麻痺症狀,生命現象隨時欲熄,低至27℃就會死亡,猶如中寒凍死, 所以以〝冷水灌之噀之漬之〞急救,無不立即〝氣隨焰息〞。〝 寒氣一逼即死〞也。

〝用道途中熱土置當臍,更使聚其腹〞看似荒謬,實與〝暍死于行路上,旋以刀器掘開一穴,入水搗之,却取爛漿以灌死者,即活。〞《洗冤集錄》有同功之妙。

盛暑天亢,烈日長時間曝曬下的路泥熱土非常烙燙,土且能蓄儲熱能久久不褪,灌之以蘊高熱之泥漿,入腹可以溫熨心腹。熱土置當臍,聚眾人之熱尿熨其臍腹,天暑亢熱,人尿溫度極高,堪比外在暑氣高溫,以之溺於當臍熱土上,意在立即大熨熱敷心腹,刺激臍眼神闕穴,急救虛脫暴死也。猶如焚艾灼炙神闕、關元也。此時之猝死稱之為〝可逆性臨床死亡〞,在關鍵性的短短五六分鐘內辨證正確處置得當,可以拯急救危起死回生。洪仲丘送至醫院急救時,體熱高溫44℃,昏迷指數4,機體膚蘊天暑高亢之氣,命門核心溫度的肛溫卻恐怕早已降至30℃以下的低溫,〝陽病陰脈〞《傷寒論》,吊點滴輸液,接上體外維生儀器葉克膜以輸血推動血液循環降溫是加速其亡。

〝避暑熱,納涼于深堂大廈得之者,名曰中暑。其病必頭痛惡寒,身形拘急,肢節疼痛而煩心。〞《脾胃論》

〝深居廣廈,襲風涼餐生冷,遏抑其陽而病暑者,一切治暑清涼之方,即不得徑情直施。〞〝人身盛則輕矯,盛則重著,乃至身重如山百脈痛楚不能轉側。〞《醫門法律》

陽氣素薄,寒濕重著,水分代謝異常之亡陽人飲水無節,縱然宅在安逸冷房養尊處優,不必殘酷折磨,無須魔鬼狠操日中勞役;夏月觸冒天暑熱火,吃冰飲冷享受瓜果,〝深居廣廈,襲風涼,餐生冷〞〝納涼于深堂大廈〞即可輕易中暑」。

〝避暑于深堂大廈,所得頭痛、惡寒等証者,蓋感冒風涼耳。〞

〝或問于春何以云寒?殊不知春風中寒氣偏多,所以仲景辨太陽病,先言中風條也。夏月暑氣大行,早晚間時有雷雨,陰濕之寒,所以潔古論中暑為靜而得之,其證頭疼身熱無汗,亦傷寒。〞《傷寒論辨證廣注》根本就不是中暑

夏日盛暑在冷房中越是手足全身冰冷如屍,動輒頭痛流鼻水感冒之人,在烈日豔陽光照下越是容易中暑」。流鼻水,鼻流清涕是感寒受凍觸冒寒氣現象,非感於暑熱會有之徵象也。所謂的〝冷房中暑〞〝猝中暑痧〞(中痧)全是胡說八道妖言惑眾!

冬天怕冷;夏天則一定怕熱,盛暑容易感暑罹患冷房躁症;嚴冬則手足厥冷惡寒四逆。中寒,傷寒中暑,真寒假熱,都是同屬同一批人亡陽人,無論真亡陽還是類亡陽,皆切身心知肚明,一生深受其擾,只有庸醫粗工渾然不曉。

亡陽人不耐寒暑,夏月〝早晚時發寒厥,日午復發熱如火〞不是冰手冷腳就是五心燔炭;不是中寒就是中暑不能冬亦不能夏日炎烈,〝雖廣廈累冰,輕羅紈綺,一犯其烈焰,詎能卻之乎?〞《溫熱暑疫全書》冬日凜冽,冷房肅殺,縱然厚裘重衣,啜飲熱湯,依然手足逆冷。 真陽內微,則不勝,〝冬不仞,夏不仞,作疾病死者,不可勝計也。〞仞者,忍受承受也。

精氣素虧而中暍,夏日肚腹冰涼里虛寒,艷陽高溫光照下則其表反火熱郁熾,皮水沸騰,其汗出如沐,傾瀉不休,乃是陽氣外脫,非暍熱散熱出汗也。汗出散熱,則汗出已而熱亦衰,汗出已而熱不為汗衰,反發熱而熱不止,是為陽氣外脫也。〝陽(氣)者,衛外而為固也〞《素問》〝汗出如流珠,為陽氣外脫〞〝真陽減而不能內固〞也。《張卿子傷寒論》人身腎命深處陽盛,在艷陽曝晒高溫下,體溫恆高于外在天火亢烈之氣,基于高溫恆向低溫傳導,體熱里熱不斷向外傳導發散,則體表手掌反無暍熱蘊蓄,無形之熱消褪,身涼五心無熨,想中暑也難。真陽不虛,天令雖亢,亦無以傷人也。

注:肺合皮毛,飲水過多過急,傷于有形之水,肚腹水脹氾濫飽和,水蓄膈上停貯不下,浸漬肺金,積水無處宣洩,阻礙呼吸喘急窒息,仲景以一物瓜蒂涌吐,雖因勢疏通肺氣拯危救急卻非善策,久長之計。因為,對於人還有更佳的上上之策也。

亡陽汗多表熱里寒,誤認為真熱亢害,妄用涼劑退陽,引飲滅火,則立危矣。

中暑」服,熱不褪而反斃命,何以故?〝服寒而反熱,…治其王氣,是以反也。〞《素問》王氣者,偽假之旺盛之氣也。假陽也假者得以亂其真,庸醫只見旺盛之氣,不識氣旺之本質也。〝今人病面紅、口渴、煩躁、喘咳者,誰不曰火盛之極,抑孰知其為腎中陰寒所逼乎?以寒涼之藥進而斃者,吾不知其幾矣。〞《醫貫》

如何知道你是否容易中暑?很簡單,請檢視你將冷房空調溫度設定在幾度即可立即知道答案了。設定在26℃以上,27℃,甚至環境溫度高達28℃才開冷氣,更甚而炎夏酷暑從不吹冷氣,再熱都不敢打開冷氣機只吹吹電風扇,夜半還須起來拔掉電源,曰:不覺得熱,不怕熱,因此無須開冷氣,或節能減碳,心靜自然涼。冷房溫度若低於26℃,不添加衣物即頻頻打噴嚏,膚涼肢冷,頭痛流鼻水感冒。若此,你絕對非常非常容易「中暑」!因為,你的肚子里非常非常地陰寒也。而且還腹肚脹拍著響,擊之振振有水聲

何謂正義?奈何世人的心智已被某種汙染蒙蔽而不自知!自詡以為伸張正義,實是正在踐踏正義。〝謂之義,情不知其不義也〞《墨子》。宋慈若在世,就絕不會有冤屈!洪仲丘案蒙冤受屈被冤枉的不是死者
十三世紀宋朝的宋慈(1186-1249)是世界上第一位法醫學家,早在公元1247年即已完成了震撼並影響西方世界法醫學界的《洗冤集錄》。是世界上第一部法醫學,早過西人三百五十多年。其對世界的影響與貢獻即是讓不白之冤得雪。老美影集犯罪現場(C S I)第一季還特別向宋慈致敬。

注:102年4月23日國訓軍事字第1020000518 號,案由:國軍部隊夏令期間每日飲水規定. 夏令期間高溫炎熱,危險係數常 …。102年即為2013年。此份通報早在洪仲丘案發生前即已公布。國軍訓練通報10200020號

洪仲丘事件發生于2013年7月4日(102年)。〝操練途中洪要求喝水,第一次陳毅勳准予飲水,十分鐘後,洪請求再次飲水,陳毅勳以為洪在逃避體能操練,直接大罵洪員,且不讓洪員喝水。〞體能訓練中途短時間被禁制喝水,不可能足以發生脫水熱衰竭。何況洪仲丘呼吸困難窒息死亡是發生在操課結束,正在盥洗準備開飯前。操課結束後並無也不可能被部隊禁制喝水。

洪仲丘入伍的時候,BMI值是28.9。身高172.5公分,體重約86公斤,退伍出事前增至98公斤,BMI值高達33。入伍或出事前全身早已佈滿水分,水氣停飲瀰漫氾溢。之為病,積飲、中滿、體重也。〝一陰不勝二陽〞《晏子春秋 》陰濕水盛,腫滿虛胖,自滅天火命火,則命難安矣。

機體體內不同部位具有不同的溫度,經常用來估量體內平均溫度的口腔溫要比肛溫低0.5℃,肛溫約等於機體的核心溫度(core body temperature)。肛門離會陰深處的命門近在咫尺,因之,肛溫亦可視為命門溫度。命門溫度即是核心溫度

不同型態的活動及外界溫度的變化,都會造成內在核心溫度有上下幾度的變化。這種變化或升溫,在活動靜止及離開熱源,盡歸原處化入命門。適度滋潤後即可迅速恢復正常。

體溫在一天當中有週期性的變化,差異在1℃左右,體溫最低時出現在晚上,最高值則在白天。女性在月經週期的後半段有較高的體溫,那是由於助孕酮的作用。

人之體溫可藉由輻射(radiation)、傳導(conduction),與對流(convection),以及利用水的蒸散(evaporation)作用,將熱量散失于外界環境。當外在環境溫度高於機體命門核心溫度的情況下,輻射、傳導,及對流亦可造成熱量的獲得。易言之,不但機體無法散熱,而反為熱浪所反撲

洪仲丘出事時間正值人體體溫週期最高時段,7月3日17時30分操課結束,正在盥洗準備開飯,若命門溫度正常,維持在36.5-37.5℃縱然因操課及天暑高溫而上升,傍晚酉时日入時分,天火已降不升,正該處於散熱狀態中,試問如何中暑

注:中醫認為午時才是人身陽氣週期一天中的最高點,也是陰氣開始萌發初生的起點,所以曰午時一陰生,一陰生者,陽氣收藏爾。午時日正當中,是地面上陰影最短的時刻,此時,正是大氣、地表、雲層等接收了太陽輻射,從而使人體及周圍環境溫度大幅上升的時候。又稱日中。中午十一點至下午一點是午時。午時三刻行刑問斬則為十一點四十四分左右。〝日中隴為重陽,夜半而隴為重陰。…日中隴,日西而陽衰,日入陽盡而陰受氣矣。〞《靈樞》酉时日入,又名日落,下午五點至七點,是洪仲丘悶絕仆倒之時。陽不和,得陰則和〞《張卿子傷寒論》 此消彼長,日落陰長酉时日入陰氣漸盛又如何中暑

體溫週期及熱量轉移機制兩張圖片援引自潘震澤編譯之《人體生理學》

延伸閱讀:「奪命亡陽假熱,常被誤診為亡陰與中暑!」一文 以及「手淫亡陽論(二)·正常人絕不會中暑

何謂「核心溫度」請參看:體內溫度一文

photo (1)洗冤集錄2洗冤集錄5宋慈2宋慈07120_41341.6664997106宋慈061-2001003張卿子傷寒論2急救廣生集嚴氏濟生方人體核心溫度的日變化2身體體溫之熱傳遞2午時三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昆吾劍的手淫亡陽毀滅論!

昆吾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